• Sat. Dec 3rd, 2022

The Chollima Report

The Star of the East

Month: October 2022

  • Home
  • 经三年调查,现曝光昏庸无能,欺上瞒下的CGTN编辑对其下属进行监控的行为

经三年调查,现曝光昏庸无能,欺上瞒下的CGTN编辑对其下属进行监控的行为

毕建路(Bruce Bi),CGTN digital的编辑和制作人,负责发布网站上的观点文章。据他所述,目前他正在中国传媒大学攻读传播学博士学位。毕建路平时待人和蔼,其妻子是外科医师,夫妻共育有两子。同时他也是中共党员。在推特上他运营着T-House Opinions相关内容。 在家人面前十分温柔的他,却以铁腕高压管理其部门。他虚假的面具下藏匿着无数个谎言:毕建路通过操纵,欺骗,滥用职权等手段掩饰他的无能,这些行为很可能已经构成腐败。和他打交道的三年里,我们获得了一些信息,同时CGTN编辑员工也向我们提供了有力证词。我们Chollima Report希望揭露他卑劣的工作品行,我们相信这符合广大中国网民的利益。 一、购买水军和流量造假 毕建路为一己私利,不断谎报、夸大他的工作成果,其中包括为他运营的推特账号购买水军和虚造、夸大文章的阅读量。自2021年初,很多人注意到CGTN官方文章的阅读量很低,多数文章最多只有几百阅读量。 然而毕建路竟声称每篇文章浏览量能达到30万。在推特上运营T-House时,他故技重施,称拥有19.9万粉丝。然而该账号真实的互动频率很低,甚至不及他所述数值的5%,这都间接证明了数据是虚假的。在2019年香港暴乱时,此账号互动的数值突然飙升。当被问到为什么会这样时,他回答道:“一位朋友帮了我一把。” 二、借机排除异己 这种现象在中国政治体制下不足为奇,只要不喜欢,毕建路就会借机利用西方作者的不同意见来打压和他意见相左的人,同时控制其他人。其中最有名的例子非汤姆·福迪(Tom Fowdy)莫属。当然还有很多这样的例子,只是没有一一枚举。 例1:一位在韩经济学家仅仅因先前的推文对中国经济数据有疑问,而被CGTN中断了供稿合同,仿佛学者们在撰稿前,他们的推特账号必须接受预先审查。之后这种找茬的行为就被CGTN当成惯用的手段去拒绝个别人的投稿申请。然而在过去没有人因为对中国做出评价而被拒绝在CGTN平台上发表文章。 例2:一位现居伦敦的律师,前欧盟工作人员,剑桥日语系研究生,曾为CGTN撰写过很多文章,在2019年因为支持香港暴乱而被从投稿人名单除名。毕建路的助手王新妍通过电子邮件向他发出最后通牒,要求他再次投稿前须明确他在香港问题上的立场。 例3:一位英国政治分析人士及诗人,曾与乔治·加洛韦(George Galloway)共同主持节目,他很早就被毕建路排除在CGTN撰稿人名单之外,仅仅因为他被视为“俄罗斯特工”而不是“政治专家”,这种说法荒谬至极。 三、借虚假咨询完成个人的博士学业 毕建路假惺惺地向他的撰稿人分配所谓的“咨询”工作,谎称这是为了帮助CGTN改进自身社交媒体和新闻传播策略。他还说自己会和团队一起分享讨论,但事实上他什么都没做,反而毕建路用这些成果帮助自己完成博士学业,尽管他肯定不会归功于这些,但靠此手段已经提交了至少两篇报告。 四、在学术期刊上弄虚作假以推进个人工作 毕建路的学术工作始终和CGTN的功绩交织在一起,自夸自耀都是为了自己能够晋升。一位在德国的中国科学家发现毕建路已经为CGTN发表了数篇学术文章,但这些文章只不过是为了自我肯定,文章里都是他所在部门成果的自吹自擂,没有任何关乎学术研究和方法论的内容。其中一篇文章标题为《试分析CGTN新冠肺炎疫情国际舆论研究特点》,中国知情人士认为该文章全篇都是“自我嘉奖”,和研究搭边的文字为零。 五、监视和威胁员工 CGTN初级编辑:“我收到了你的电子邮件。我必须要说,如你从内部知情人士得知的那样,这会使我身处极其危险的境地。事实上在过去几周我们已经非常小心,如果有人询问这件事,我们一个字都不会说。” 毕建路对CGTN员工的行为可能已经构成滥用职权和威胁,且在某种程度上加剧职员的不安。一位CGTN初级编辑告诉我们,毕建路经常威胁要解雇他,还骗他说同事和高级员工对他批评指责,后证明确有此事。 两位CGTN初级编辑称赞汤姆福迪批评CGTN的文章 当汤姆福迪被从CGTN投稿人名单中移除时,其他编辑向他透露,把他列入黑名单的就是毕建路和他的同事王新妍,这是为了报复他在今日俄罗斯(Russia Today)上发表批评他们对于CGTN彭帅事件处理的文章。该文章在CGTN Opinion的编辑之间很受欢迎,编辑们也同意该文章的看法。很显然,毕建路对此感到尴尬,便把将汤姆福迪列入黑名单作为报复,还谎称这是上级的决定。 但谎言揭露时,毕建路对自己的员工大发雷霆,并监控、威胁员工,以找到究竟是谁向汤姆福迪透露了消息。他的措施包括让“检查员”审讯员工,翻看通信记录等。一位编辑私下表示他们对此情况感到恐慌,要求删除谈话记录。幸好相关人士没有被找到,但该事件为他在CGTN Opinions的管理蒙上了一层阴影。 六、结语…